w0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鳏夫十五年(科幻,1v1) > 016.陵谷沧桑
    相月的“长假”还是比相斯越的期中假期短得多,很快就要去军校带教了。

    这天她和张鹤都醒得很早,本来是温存一下赖会儿床,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轻易就擦枪走火了。

    “我在上面,你快一点?”

    相月微喘着气,撑着他的胸膛,慢慢坐下去。女上位是张鹤最最喜欢的,每次她的头发落下来,发尾扫着他的脸,好像他的女王终于垂青她的臣民。

    相月倒不介意用什么姿势。大腿肌肉和核心力量够强到轻松骑乘,只要有时来不及弄太久,就会用这种方法让他快点结束。

    “好……”

    然而,相月忘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润滑,润滑呢?嘶……入什么珠啊真是的……”

    这个姿势夹得更紧,相月本来花了好几天适应了他入珠后的尺寸,现在又要靠润滑才吃得下去。

    张鹤不敢吭声,乖巧听话地补了润滑,又用湿淋淋的手指揉弄她的阴蒂,想让她舒服些。

    “迟到了就都怪你。”

    相月掐着他的脸,故意恶声恶气吓唬他——外面天都还没怎么亮。

    而此时,这栋房子里早起的不止他们俩。

    相斯越特意定了闹钟,早起做饭——这是他深思熟虑许久选定的“友善信号”,能含蓄透露一丢丢他对妈妈的关心,又看起来不会太殷勤——然而对着自己的作品沉思良久,最后还是换了料理机。

    摆盘完成,上楼叫人。

    以前和张鹤两个人的时候,张鹤就对他没什么隐私,以至于今天也是敲了几下就直接推门而入。

    如果他早知道会看到什么,一定会选择坐在餐桌边等着。

    听到敲门声的时候,相月刚得了趣,被紧紧顶着穴肉的玉珠弄得爽极,小臂撑在张鹤脸侧,低头正要去吻他。

    张鹤近乎下意识地一手扣在她后背,一手飞快扯了被子盖住两人。

    “……”

    “……”

    “……”

    张鹤动作的时候,性器也跟着在里面抽出又顶入。相月咬住他的下唇才咽下呻吟,然而也不好意思抬头,很有鸵鸟埋沙的态度。

    相斯越只瞥见了一眼隆起的被子,就迅速而生硬地扭头,眼神飘忽,一脉相承的自欺欺人,“……吃饭了。”

    相斯越下楼后,相月先忍不住笑了,又亲了亲张鹤唇上的牙印,就要起身,“没性致了。”

    张鹤委屈死了,可也习惯了顺相月的意,只好看着她一丝不挂走进浴室的背影,手伸进被子里自渎。

    ……入珠之后,自己撸都没有很舒服,只有回忆相月动情的模样,想象被她踩踏的感觉,才能高潮。

    早饭是在虚假和平的氛围中吃完的。

    相斯越面对自己父亲的臭脸,少见的没有冷言冷语,埋头苦吃,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从他下唇的牙印上移开。

    “……咳,这个粥蛮好喝的。斯越今天有什么打算吗?要一起去军校逛逛吗?”

    相月一脸若无其事,又盛了一碗,顺带问他。

    相斯越现在尴尬得只想逃离首都星,哪好意思再跟着妈妈去工作的地方,“我……还有个大作业,就不去了。”

    相月在飞行器上想起来都还忍不住要笑,拇指轻轻捻磨张鹤的下唇,“怎么办呀?咬得有点狠,痛吗?”

    “不痛的……待会到军部弄点药膏擦一下就看不出了。”

    见张鹤实在很乖,早上又只舒服了她一个,相月低头吻了一下他眉骨的疤,权作安慰,“晚上再做,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