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春苗的丈夫又把家里砸个稀巴烂,还把她打得鼻青脸肿,原本白皙的皮肤和精巧的五官都变得扭曲。

      她真的受够了家暴,当即一声怒吼抄起地上的碎片把酒臭熏天的男人抹了脖子,顿时鲜血糊住她暗淡的双眼。

      一旁嗷嗷待哺的儿子唤醒了她最后一丝希望,她扔掉碎片,捧着幼仔跌跌撞撞的逃回郊外娘家。

      但不到半天时间警察就找上门拷走了她。

      法院判刑那天,亲戚和邻居们都联名上书求情,她最终判了七年,由于立功减刑叁年半就释放出来。

      她拎着包站在高墙铁门外,木然的望着湛蓝的天空,似乎一切都没改变,却又都变了。

      叁年半的时光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气质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加稳重成熟。

      年迈的母亲牵着叁岁多的儿子来接她,小小的身影紧贴在外婆腿边,用惊奇的目光打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