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您跟陆同学什么关系呀?是姐姐吗?”

      春苗诧异的看着她:“我是云祁妈妈,你是?”

      “阿姨您看起来好年轻呀!我叫杨青青,这学期刚转入陆同学班里。”杨青青欢喜的自我介绍,不顾一旁的陆云祁完全沉了脸。

      春苗瞧着青春洋溢的小女孩,会心一笑:“云祁从来都不带同学回家,我平时忙工作没空去学校,所以没有见过你。你也住这吗?这样的话以后多来我们家玩,学习上也能互相帮助。”

      “阿姨您说笑了,陆同学的成绩可是全校最拔尖的,他帮助我还差不多。”杨青青笑靥如花,“我舅舅住这,偶尔过来看他们,既然阿姨都开口邀请我了,那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以后常来叨扰啦!陆同学?”

      杨青青提起陆云祁眼里闪着光,少女玲珑心思都被春苗看在了眼里,她偷偷瞥了眼不悦的儿子,不知这榆木疙瘩何时开窍。

      春苗同她闲聊了几句便借口工作繁忙丢下二人回了公司,她深知自己若不努力挣钱,儿子将来娶媳妇儿都困难。

      陆云祁瞧着母亲匆忙的背影握紧了拳,那原本丰腴的身材经过雨露风霜瘦弱不堪,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想到此,对杨青青愈发没有好脸色,丢下她径直回了家。

      午后两点,一辆幻影停在cbd唯一的一家五星酒店门口,车里下来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发型梳的一丝不苟,步履稳健,眼神锐利,待他一下车春苗和其他部门主管就立刻上前汇报工作:“温总,南华区一家全国连锁足疗店想租用咱们酒店东区的k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