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苗跟我来,其他人二十分钟后到办公室。”温时钧打断他们的汇报,径直进了顶层办公厅,春苗见状立时跟了上去,其他人也都见怪不怪,有序散开。

      温时钧的办公室装修得古朴简约,室内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檀香,墙壁展示柜上置满了各色名贵的瓷器,他极爱传统文化,春苗每次进来都感觉自己进了博物馆。

      温时钧让春苗坐在茶桌对面,亲手为她沏了一杯深红的普洱:“春苗,你跟我多久了?”

      “八年了。”她端着滚烫的茶水浅抿了一口,“温总,我还是先跟您汇报工作情况吧?”

      “不着急,先喝完这杯茶再说。”

      温时钧笑着靠在椅背上,犀利的目光打量春苗:“你的工作能力我从不质疑,就像当年我力排众议招你进来那样信任。你的为人我也很了解,温柔且坚强,遇事从不拖泥带水,不过有时太善良,这是你致命的缺点。”

      春苗攥紧了茶杯,听出他话里有话,搁下杯盏问道:“温总,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温时钧摇了摇头,眼里流露的关怀不言而喻:“不,是你做的太完美,好到找不出你的一丝错处。比如你把所有的爱都给了陆云祁,完全都不考虑再婚,那小子有你这样事事为他着想的母亲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不过他也快要上大学了,如果将来没有更好的选择我也会帮他。你不用那么紧张他的未来,凡事多考虑考虑自己。如果我没记错,你今年也3岁了。”

      春苗再傻也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这么多年的付出他终于说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