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承蒙您的关照收留我们孤儿寡母,还把中央名筑给我们居住,春苗打心里感激不尽!这些年在您的关照下积攒不少生活费,我打算买套房,让云祁安安心心的上学。”

      她说的言辞恳恳,理由让人无法拒绝,且没有丝毫抗拒的情绪,倒是让温时钧准备好的词全部噎在喉间。

      他忘了这女子性格刚烈,如果不是她主动示好,基本没戏。这些年带她应酬无数次,从未见哪个男人得手过,对突发事件从容不迫,也基于此看重她,不像外面那些恣意妄为的女人让人担心。

      “我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不要后悔,不过就算有那一天也不怕,我会一直等你。”他不再相逼,整理好情绪后起身坐回办公椅,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春苗心里松了一口气,汇报完工作直接到人事部请了叁天假,去经纪公司看房。

      她心里藏不住事的,本来想给儿子一个惊喜,却被他一眼看穿,还来不及把资料册藏起来就被他一语道破。

      “别藏了,你今天这么晚回来是去看房了吧?”陆云祁下课回来,瞄了她一眼关门换鞋。

      春苗惊奇的盯着聪明绝顶的儿子:“我一直觉得自己生了一个怪物,像千里眼顺风耳似的!”

      陆云祁搁下书包仰躺在一侧沙发上静默,这是他第一次没有反驳母亲。

      春苗更诧异了:“你有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