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棒挂着亮晶晶的黏液像滑腻的芦荟胶滴在地板上连成一条线,他的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两腿跟着打颤。

      她立时背过身靠在墙边,紧紧捂住口鼻,大气不敢喘。

      屋内,那双乌黑的瞳孔被密长的睫毛敛住,视线却一直紧锁她的身影。

      他竟然当着母亲的面意淫她,这种氛围刺激下忍不住哼出声。

      杵在门口的春苗被这声音勾走魂魄,儿子粗硕的肉棒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还有胸前那结实的肌肉以及无师自通的欢爱,无一不昭示他是个长大的男人,只差两个月就要成年了!

      这个帅气聪明的儿子是她此生挚爱,一切都是她给予的,她该骄傲不是吗?可为什么心会疼。

      脚底如灌铅沉重,她艰难挪动到门口把球棒放回原位,又隔了将近半个钟头才假装从外边回来,刻意把动静弄很大。

      “老妈回来啦,儿子在家不?”她站在楼底客厅朝二楼喊。

      这番操作简直此地无银叁百两,往常陆云祁肯定不在家的。

      他刚好冲完澡裹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见她强装镇定的模样,生起了逗弄的心思:“我一直都在啊,刚才你没看见我吗?”

      “我……我没注意,我才回来。”春苗把凌乱的发丝挽在耳后,匆忙转去厨房,“你今天回来这么早肯定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我想吃你,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