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小说网 > 未分类 > 无尽梦[骨科] > 少女
    

      蓝悦真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被叫起来,人还是蒙的,嘴里突然就被塞进了一颗小小的药片。水杯边缘抵着嘴唇,她下意识张嘴喝了一口水,把药片吞了下去。

      看着妹妹乖乖吃了药,方周松了一口气,仔细打量她的面色,除了哭过后双眼红肿,倒也看不出其他。他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她的体温似乎比平时要稍微高一些。

      方周拿来体温计,给她量了体温。

      叁十七度八,低烧。

      “悦真,头晕吗?”他低声问道。

      “不晕。”蓝悦真含糊应了一声,转身又扑回床上去了。

      她的睡相不太好,才刚换上没多久的睡衣已经有了很多皱折,方周忍下帮她抻平衣料的冲动,给她的肚子盖上了薄被。

      “有哪里难受吗?肚子疼不疼?”

      蓝悦真闭着眼睛翻身过来,把自己平摊在床上,一脚蹬开被子,撩起睡衣下摆把肚皮露了出来,示意他自己看。

      那截肚皮白皙光滑,没有一丝伤痕,即便有什么问题,光凭肉眼也是看不出来的。方周担忧她身体里面受了伤,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沉默半晌,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一句:“那你睡吧,有哪里不舒服要叫哥哥。”

      蓝悦真抱着鳄鱼,很快又睡熟了。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倒是让以为她在闹别扭不想理人的方周无言以对。

      菜买回来了,离准备午饭也还早得很,方周索性也回了自己的房间,把床单被套拆下来扔进了洗衣机。

      地板上掉了一小团东西,是纯白色的布料,方周蹲在那里看了一会儿,随后叹了口气,把东西捡起来,认命地给妹妹洗遗漏的内裤。

      公司那边给方周批了一周的带薪休假,从大学毕业以之后就习惯了忙碌的工作状态的他,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度过空闲的时间了。

      伴着阳台上洗衣机转动的声响,方周躺在了床上,习惯性摸出手机,打开了社交应用。

      不出所料,星灯高中事故依旧高挂在热点榜首。因为被归为重大事故,又受到社会大众的普遍关注,官方几乎每隔两叁个小时就更新一次调查结果,方周点进专题,顺着时间线一路看下去,发现点击量和评论最多的,是一条关于造成事故的货车司机的公告。

      货车司机是当场死亡的。经过法医检测,这名四十七岁,有着二十几年货车驾驶经验的中年男子已经被排除了酒架和毒架的嫌疑。

      他在事发当天下午叁点左右,受客户的委托,从郊区的药材种植基地出发,把原材料运输到到两百多公里外的某家药物制造公司。到达星灯高中的大门前时,这段路途才刚走了不到叁分之一,——因为沿途需要经过数个人口繁密的街区,货车的行驶速度是比不上走高速。

      警方也在事发第一时间对该司机的家人及上司、同事进行了问询和取证,结果显示他也不存在生病和疲劳驾驶的情况,这场运输还是他当天的第一份工作。

      公告的最后,是一句惯例的“事故原因正在继续调查中。”

      方周从这个专题退出去,改为去关注事故伤情。

      到今天早上,距离事故发生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死亡人数竟然飙升到了十六人,其中十一人是星灯高中在读学生,一人是教师,剩下的四人分别是来接自家孩子的家长和恰巧路过的行人。

      另外五人重伤,十叁人轻伤。

      这起事故的死亡人数之高,令社会各界一片哗然。

      方周切到家长群,发现群主——也就是班主任,已经设置了全体禁言。

      最后一条信息是早上六点半左右发出的停课通知。

      考虑到班上有学生遇难,禁止大家讨论事故,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对死者的父母造成二次伤害。

      警方在封锁现场期间,还强行送走了好几拨前去哭求公道的死者家属,这些画面被人拍下来上传至网络,失去孩子的父母悲痛欲绝,当街痛哭的场面,触动了每一个人的心,也促使人们越发关注事故的起因,甚至自发督促警方加快调查进程、呼吁星灯高中周边的居民或目击者提供线索。

      方周躺不下去了,忍不住起身又去了妹妹的房间。

      她的睡颜恬静乖巧,微卷的短发乱糟糟的,两只手虚握成拳,放在脑袋两侧的睡姿像极了投降的姿势,孩子气十足。

      方周用手背贴了一下她的脸颊,给她量了体温,叁十七度六,仍然是低烧状态。也不知道是经历事故受了惊吓的缘故,还是因为昨晚光着身子睡觉着了凉。

      等吃了午饭还没恢复正常,就该带她去医院了。

      十一点十分左右,方周开始下米熬粥。择豆角择到一半时,他接到了蓝悦真班主任的来电。

      对方先是问了蓝悦真的情况,得知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惊吓有点发烧,这才松了一口气。

      “是这样的,孩子们还小,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按照上面的指示,我们是一定要安排心理干预的。”

      重伤住院中的姑且不谈,像蓝悦真这样亲历事故的学生,或是事发时亲眼目睹了现场的学生,都是要接受心理疏导的。

      “稍后我会把具体时间和地点编辑成短信发过去,记得查收。”

      “好的,我们一定配合学校的工作。”方周对此十分赞同。

      话说到这里,方周已经做好了挂电话,谁知道短暂的停顿后,电话那头又说话了。

      “其实,有件事情希望你和悦真都做好心理准备,警方可能会联系你们,主要是让悦真复述当时的情况……”

      因为这起事故过于重大,调查的过程中又缺乏关键证据,现在的局面就是无论从哪方面入手都摸不着头脑,所以从经历者和目击者那里获取线索是很有必要的。

      “我不同意!”方周语气冷硬,又突然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好心提前告知自己这件事,于是他放缓语气,诚恳地道了歉:“对不起,老师,刚才是我太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