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小说网 > 未分类 > 无尽梦[骨科] > 授种(高H)
    

      骨科,同母异父兄妹,0+年龄差

      ………………………………

      月光苍凉如水。

      是梦是真,已经无从分辨。

      意识仿佛反复起伏的海浪,一时涌上沙滩,一时飘荡出去很远……摇摇晃晃,无法自控。

      黄花梨木的架子床发出细微的嘎吱嘎吱声,系着红绳的青铜钩子轻轻一晃,浅青色床幔滑落下来,半掩住床上交迭的身影。

      方周觉得很热,和床接触的背部一片潮热,每一个毛孔都蕴满了热意,他怀疑自己即将融化。

      女孩骑坐在他的腰间,一双前爪按住他的腹部,娇小的身躯不断重复起起落落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地把他尽数吞没在那湿热的孔窍之中。那里极为窄小,层层绞紧的软肉湿滑柔软得难以形容,每一次进出都带出噗滋噗滋的黏腻水声,令人听得越发血脉偾张。

      方周情不自禁挺起腰胯,在她猫儿般娇软的叫声中抵住花蕊,伴随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急剧收缩泻出种液。

      他看不清她的脸,勉强分辨出她似乎双眉紧皱,——难受吗?可她分明又张开了四片膜翼,高仰着头颅,身躯微微颤动,仿佛十分畅快。

      如果你想要,那就都给你。由此至终,这一切全都属于你……

      就这样融化吧,停留在此时此刻。

      至福的到来毫无预兆,如果我知道它会降临,我必会摒弃一切,怀抱无上虔诚全身心迎接它的降临……可我并不知道。没有任何准备,它在灵光一闪的间隙里短暂地出现过,离去时只留给我挥之不去的失落与惆怅。

      狡猾的、忠于本能的小小野兽……贪婪成性的坏家伙,咕咚咕咚吃得肚腹饱胀,然后毫无愧疚地睡个天昏地暗。

      连天上的月亮都不愿再看了。

      秋末最后花谢了。

      方周在天色昏暗的清晨醒来,短暂的迷茫过后,他睁开双眼,看到女孩发丝凌乱的头颅。

      她背对着他,缩在他的怀抱中睡得香甜。

      发泄过后遗留的满足感犹在,方周沉默片刻,握住她纤细的腰肢,从湿热的膣腔中缓缓抽出阳具。被惊动的女孩微微动了一下,方周感觉到有许多黏腻的液体从她两腿间溢出。

      授种过后充当了一夜堵塞工具的那一处,此时仍是充血勃起的模样,中段明显膨大,要彻底解除兴奋状态还需要一点时间。

      方周平静地接受了自身器官构造的变化。

      他抽出许多纸巾,准备替妹妹清理湿漉漉的腿心。他把她摊平在床上,打开纤细的双腿,轻轻地擦拭着那处娇嫩。小小的肉孔一时无法合拢,两片外翻的唇瓣又红又肿。方周把几张重迭的纸巾垫在她的臀部下方,指腹压下挺立的粉色珍珠,仿佛触动了某个隐藏开关般,女孩发出一声轻叫,受惊般挺起下身,一股细细的乳白浊流便从蠕动的软肉间排出,滴落在纸巾上。

      蓝悦真受了惊吓,迷迷糊糊醒来,还未弄清楚状况,睁眼看到哥哥的脸,便先露出了有些傻气的天真笑容。